葫芦兄弟这两个的动画是对现实丑恶现象的严肃

作者: 娱乐世界  发布:2019-09-21

    毫无疑问,葫芦兄弟这两个的动画是对现实丑恶现象的严肃思考和批判。作者以其深邃的眼光和高超的智慧,将社会中的种种不良行为在这个善恶二元对立的世界种加以展示,并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作为给孩子看的动画片,这种前瞻性的眼光实在是太令人钦佩了。遗憾的是,曾经激动万分的看着这个动画片的小观众,长大之后渐渐将这种批判精神忘却了。可惜了创作者的良苦用心啊。

    葫芦兄弟展示的是一个简单的善恶二元对立的世界。双方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它们一直在斗争,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正义战胜了邪恶。但是也不竟然,小蝴蝶的出现也给出了另一种解决方式,即“恶”向“善”的转化。这种途径存在,但只是一个偶然的特例,那个善良的瘸腿老蛤蟆生死未卜,多半是被误杀了。整部动画告诉我们,对于恶势力,就应该坚决予以打击。坏人是可能变好的,但是相信这一点风险巨大——小金刚就差点因此被妖精打败了。对于伪善的东西,对于可能转化为“善”的“恶”,尤其应该远离。这对生动的教育对于小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将起到多么好的教育效果啊。为恶不可取,必将灭亡;接近恶独善其身也不行,可能因此被害,还是远离的好。长此以往,这个世界将变得多么的纯洁啊。

    在宏观的主旨上,作者给出了这样良好的愿望。在具体的情节和细节上,作者则对种种丑恶的现象做了细致的批判。依赖揭露了为恶者的丑恶嘴脸,同时也提醒广大的小观众,世道险恶,应该事事小心,处处留意。美女蛇的形象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传说,在文中,先生知道了墙头唤人名字的美女蛇的传说之后,小小年纪就大发感慨“这个故事是我觉得做人之险”。可见,在反面角色的设置上,作者无疑向现实批评的巅峰人物鲁迅先生表达了深深的敬意。这个动画批判丑恶的目的也就更加呼之欲出了。

    一开始七个小葫芦娃分别从山上被挖出来的,蛇精这个恶势力的代表就通过种种手段将其一一制服。

    大娃力大无穷,力量这个词英文为power,很自然的就能解释成为权力。对于这样的正义,一番强攻未果,他们使出了通神鬼见愁的“钱”,于是大娃掉进了钱眼,被打败了。大娃失败之后,有一个坠落的镜头,这是多么明显的一个隐喻啊。掌权之人一旦失足掉进了钱眼,紧跟着就是彻底的堕落。这样的隐喻对于现在热点的腐败问题依然很有警示价值。

    二娃是千里眼顺风耳,消息灵通,实时监控恶势力的动向。面对这样的对手,恶势力果断的使用了信息迷惑的战术,煽起阴风扰乱视听,趁乱毁了他的眼睛。

    三娃真是一个勇往直前的斗士,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顾,在反对恶势力的道路上不畏艰险,英勇前行。可惜一时不慎,穿上了小鞋被打了屁股,从此就一蹶不振了。我们最具有斗争精神的英雄败给了这样最龌龊的诡计,真令人扼腕啊。小鞋,应该提防一点的,何其透彻!

    四娃能吐水。无法从外部攻破,却被内部的污染坏了肚子。在感慨敌人狡猾的同时,这个“内部烂起”的警示真是振聋发聩啊。

    水娃的这个遭遇和有宝葫芦的七娃是同一立意。如片中所示,他的法宝再强大也没有用,终究还是被内部的蛀虫毁掉了。忧患意识啊,时至今日,蛀虫仍在,令人喟叹。

    火娃被引进了迷宫,仍然是设计陷害的剂量。成功逃脱之后,居然在一个做大锅饭的任务前败下阵来。美女蛇说,这大锅饭可不好做啊。何其明觉啊,就连恶势力都这样总结了。可惜火娃不自量力,唉唉。这不仅是对历史的总结,也是对未来的警示,再强大的能力,要做好大锅饭也是困难的,谁知道那个锅什么时候就突然变得没边了。

    隐身娃则败给了大帽子和小尾巴。这个也很有警示作用,大帽子压着,小尾巴监视着,纵有再大的反腐败决心和能力,都往往被反。反腐斗士们当引以为戒。

    色诱、迷昏药出现在葫芦娃合体成为小金刚之后,课件这一必杀技的威力,连最厉害的正义之士也很难对付。小金刚也着了道,如小蝴。蝶,如美女母妖。

    三妖四怪关卡的怪物仍然是对现实丑恶的批判。黑吃黑何尝不是黑吃白白吃黑白吃白;蜘蛛精的神魂颠倒曲子在哪里没有响起;阳奉阴违的假面毒酒、赤裸裸的索要通关费……如是种种黑暗丑陋实在是一点都不陌生。

    金刚妖精和小金刚的决斗则很有意思,很光明。正义有他的弱点,邪恶也是如此,而且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相比最后纯粹炫技的大决斗,我倒觉得这场战斗是最有意思的。

    正义的胜利是来之不易的,有曲折有牺牲,但终究作者给了很大的希望。片子的结尾自然是预料之中的,给这个故事加上了正义战胜邪恶的俗气套子。可是掩藏其中的批判精神,那种振聋发聩的愤世嫉俗,那种对丑恶现象的唾弃,是这种套路所不能掩盖的。

    深深的致敬。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娱乐世界,转载请注明出处:葫芦兄弟这两个的动画是对现实丑恶现象的严肃

关键词: m.w88.win

上一篇:不同时代的相似抉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