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李世民在群臣面前采取谦恭下士的态度

作者: 优德历史  发布:2019-10-05

唐太宗晚年昏庸到了什么地步?

李世民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那么我们可想而知,他肯定从小就会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他受的是当时门阀贵族典型的儒家教育,这在他之后作皇帝时充分表现了出来。所以,李世民深通经、史,而且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书法鉴赏家。

与他的兄弟们一样,李世民在年轻的时候就接受了第一次战争,早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随父亲多次出征,平服发生在今山西省内的各种叛乱以及抗击东突厥人的入侵。从中,年轻的李世民也学到了很多军事上的知识和才能。

李世民在位早期,就不仅体察民情,对民众非常的同情,更是善于接纳朝臣的意见和觐见。不仅是这样,他还经常为缺乏治国的才能而经常表示担忧,此外,他还多次声明由于他早年从事军旅,没有受过做帝王的专门教育,害怕自己不能治理好国家。所以,唐太宗李世民在群臣面前采取谦恭下士的态度,经常听取大臣的见解,并渴望从中学习一些治国的才能,他还主动征求大臣的意见和对自己做的不对的地方做出的坦率的批评。

总的来说在唐太宗的早期统治期间,他倾注于治国的精力是惊人和令人赞叹的,他还尽力要求群臣和他一样为治理好国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唐太宗经常下令宰相们轮流在中书、门下省值宿,以便能不分昼夜地随时召对。更令人惊讶的是,当谏书多起来时,太宗就把它们粘在寝室墙上,以便能对它们审查和思考,有时候,他还为此彻夜不眠。

在唐太宗即位的早期和中期,他谨遵儒家的教导,使士大夫参与国事并有权有责,事实证明,他对文人的谏诤和压力非常敏感而尽职尽责。即位没多长时间,唐太宗就令谏官参加门下和中书两省大臣们的国事讨论,以便有失误时可及时纠正,还让所有的官员都来议论政事而不必担心说错话或者出现什么错误,并使他们能更方便地直接向皇帝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唐太宗不只对群臣严格要求,最重要的是他还通过自己多方位的努力,与他们建立了密切的个人关系,这就是让他们觉得,在制定政策和处理国事方面,他们是起了非常重要作用的。

另外,太宗即位初年所自觉尊奉的另一个儒家美德就是节俭。他刚刚上位就严格地削减了大型公共的正在建设中的工程,为的是减轻民众的劳役负担和赋税。他在即位后几个月内对群臣说:“君依于国,国依于民。刻民以奉君,犹割肉以充腹,腹饱而身毙,君富而国亡。”他这样说,更体现了他宣扬节俭和关心民众疾苦,可以说这在古代帝王之中是十分少见的,正因为这样为唐太宗的统治赢得了民心。

从以上我们看出,唐太宗李世民在统治前期和他的早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明君,但是这个良好的形象也只属于这个时期,因为到了太宗统治的中后期,随着国家力量的强固和帝国边境的扩展,太宗对他自己的治国之术变得越来越自信,一个人要是对自己过于自信,那么他就很难听进别人的意见和建议,唐太宗也是如此,所以当时他独断专行和自以为是开始发展。另外,连带他早年的节俭和爱惜民力的经济政策也开始削减,取而代之的是,他开始大修宫苑和广兴土木。

公元629年和630年这两年中,很多大臣一再上书劝告他,不要大规模地重修洛阳的隋代宫殿,因为这样容易重蹈隋末的覆辙,更会造成劳民伤财,最后肿会造成国库的亏空,国家势力也会随之减弱。但是,唐太宗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照样命令整修隋代宫殿。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当他看到完工后的宫殿过于华丽和奢侈时,又觉得这样确实不是一个明君所为。于是,又下令把它拆毁。

但是,他这样的荒唐做法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因为在同一年,太宗又开始命人大力重修凤翔府的隋代仁寿宫,接着又建造了不少于四个新的宫殿。这些宫殿耗资耗时相当巨大,就单单一个襄城宫的建造,就用了将近二百万个工时。就算是这样费工,当641年竣工时,太宗发觉宫殿是建立在非常炎热的地方,他非常不喜欢,于是,又命令将其夷为平地,并把主持建造的工匠降了级。果然如一些大臣所料,由于太宗靡兴土木,造成国库一度空虚,于是这也成了推迟预定在次年举行封禅主要原因。

从以上唐太宗大修宫殿我们可以看出,他已经变得不再节俭和贤明,而这仅仅是其中的一方面,这还现在其他方面。他在即位初期,很少举行父亲李渊和弟弟李元吉喜爱的那种隆重的大狩猎活动。这种狩猎,看似只是单纯的捕猎活动,但事实上它是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是对当地人民来说是劳民伤财的事情。

但是,唐太宗在位的后半期,狩猎又变成了非常经常的事,为此他还长期离朝在外。公元637年,有一个皇子因沉溺狩猎而被降黜。太宗在朝宣称说:“权万纪是太子的老师,他却没有尽好他的职责,才造成了太子今天的错误,他的罪过可以问斩了。”但是御史柳范听了他的话,却冷冷地回奏说:“房玄龄为陛下效劳,也,没有能够阻止您去狩猎,怎么能只处决权万纪呢?”唐太宗听后,立即无话可说了,于是只好悻悻地退朝了。

就这样,太宗的群臣中渐渐的有人对他放弃早年的良好品格开始表示不满。到了公元637年,这种担心的呼声更大而且变得公开化了。也就是在这年,唐朝的重臣马周抱怨劳役过于重,而且嫌弃唐太宗越来越不关心民众的疾苦,他还呼吁应该恢复唐太宗早年的政策。魏征在第二年也向唐太宗陈诉说,自公元627年以来他的施政作风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越来越独断专行、而且过于自负和奢侈浪费。

但是,尽管是这样,随着唐太宗权力的日益巩固,他开始更加专断而不顾群臣的意见。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过去和群臣建立的个人良好关系也开始出现裂痕,更为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开始对批评置之不理,并威吓那些和他意见不同的人们。

公元648年,宰相房玄龄临终时难过地说,现在朝廷已无人敢犯颜强谏了。因为唐太宗过去对顾问大臣们的谦虚态度已经被帝王的专断所取代了,他无法摆脱身上存在的一些帝王骄横的习性,他晚年经常炫耀自己早年的武功和强大了唐朝的伟大功绩,他还自认已超过以前的其他伟大君主,因为这样,一些大臣为了迎合他的虚荣心,也不得不阿谀之辞来满足他的骄傲和自以为是。这也致使他统治的中后期,唐朝的国力有所下降。

总的来讲,唐太宗李世民统治的早期创造了“贞观之治”的繁盛时期,但是到了晚年由于他对自己早期的功绩过于自满,而造成了后期统治的不足。人都有功过是非,但是他的一些早期的良好的做法和政治才能还是值得我们去称赞的。

学过历史的应该知道,唐太宗李世民在史书当中可是少有的明君,著名的“贞观之治”就是他在位期间所治理的结果。可是,不知是历史偶然,还是皇帝本就如此,李世民到了晚年不再复方面的英明,彻底的变成一个昏君,甚至还想过杀掉魏征。

晚年的时候他大兴土木,不听劝阻非要修建飞山宫,在长安和洛阳等地大肆的修建宫殿,彻底把百姓当成了牲口,是他的私有物品。

晚年的唐太宗也暴露出了大部分皇帝的本性,好色!他在皇后死后就大肆的搜罗天下的美女,而中国第一女帝武则天就是这个时候进的宫,当时,她才14!按照现在的法律可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走的。更过分的是,他弟弟死后,他弟弟的老婆就成他的了,像这样的事很多,可谓是罄竹难书。

可是,哲学告诉我们看待问题要分成正反两方面来看。唐太宗晚年是昏庸了起来,但是,这也不能全面抹掉他之前的事情,他曾经也是一代明君,只是到了晚年才昏庸起来,比起一些皇帝好多了。

所以,对于唐太宗,我们不能够一棒子把他打死,历史上该有他辉煌一笔,我们要公正的去看待他,而不是因为他晚年做的那些事把之前做的好事都忘记了。

首先要阐明的是,“李世民晚年昏庸”,之所以加上一个“晚年”为期限是相对应李世民一生的英明的对比而得来。即,李世民只在晚年“昏庸”了起来,而这所谓的昏庸却又是跟其早期英明,对比下得来的结果。

明白了这个道理,下面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皆知,李世民上位不正,玄武门政变,其实一直是李世民心中的大石头,若他一旦失败,显然会成为历史上的“垃圾帝王”,如,秦二世、隋炀帝……这是其能够表现出“非凡英明”的内部动力,即,我李世民决不当垃圾帝王,要用历史成就,洗白自己。翻盘历史!

而同时,初立的大唐,外有强敌突厥,内部又不安定,尤其是突厥可谓致命,这是李世民发奋图强的外部压力。

而人在外有致命压力,内有“翻盘”动力的情况下,通常会发生极端情况,不是展现出神一般的神力,就是表现得如魔一样的魔性。

李世民堪称是展现出了神一般的神力,所以历史用浓墨给予其四个字的定义“千古明君”,可谓彻底翻盘了。

那么在成功翻盘后,在巨大成就面前,是个人就都要“飘”,无论是李世民还是其他人,这是必然!乾隆根本就无法比肩李世民,就飘成什么样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的昏庸,贪图享受等,自然跟前期的英明和自我克制,形成强烈对比!所以,晚年的李世民是“昏庸”,但公允来言,却并未昏庸到令人发指的那种程度。

且还是具有强大的自我反省能力,比如最著名的推倒魏征墓碑,这事是发生在,太子想暗杀他,学习他的“玄武门之变”,而魏征恰好跟太子这事,有关联,这等于是揭李世民的伤疤,且还是最不能忍受的伤疤,这才推倒魏征的墓碑,但后来又给重建了,显然是清楚过来了。

所以,李世民晚年昏庸到何种地步?这个问题就等于是,一贯考满分的优秀学生,却考了一次70分,自然会被骂。相反,若一贯不及格的学生,猛然考70分呢?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提到历代的皇帝,总是绕不过这几位君王。而唐太宗李世民更是文治武功兼备的一代明君。在家天下的封建社会,他能够重用贤才,从谏如流确实不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清醒的头脑让唐太宗开创了贞观之治的盛世局面。人老而发昏,一代明君李世民亦是肉胎凡身,也莫能例外。

一、闭目塞听,听不得逆耳之言

魏征是成就唐太宗善于纳谏之名的诤臣,先后向唐太宗进言不下十万字。唐太宗后期,李世民渐渐厌恶魏征的直言,“渐恶直言”,后再两仪殿,魏征就毫不客气地说唐太宗,近来已经听不得臣子提正直的言论,虽勉强听取意见,但内心却不甚喜悦。

后来还一意孤行,修建飞山宫,并冠冕堂皇地说,百姓无事可做就会变得骄奢淫逸,多安排些劳役易于统治。简直是把老百姓当牛马使唤了。以民为本,体恤之情皆无。

二、奢侈浪费,大兴土木

大兴土木多数属于个人的安逸享乐。贞观二十一年,李世民嫌弃京城皇宫闷热难耐,于是就在临潼骊山顶上修建了翠微宫。谁知刚刚建立不到三个月,李世民就嫌弃宫室规模太小,辱没了大唐的气象,于是又重修了玉华宫。金口一开,在三言两语之间,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所耗金银以亿来计算。

三、搜刮美女,不顾人伦

李世民晚年沉醉美人温柔之乡,大肆搜罗美女充实内廷。武则天仅仅十四岁,就因年轻貌美乖巧,被吸纳进宫,成为“才人”。唐太宗早期,为满足个人的私欲,在干掉了自己的弟弟李元吉之后,将他的老婆杨氏变成了自己的枕边人。后庐江王被杀后,他的喜爱的女子也跟他一起滚了被窝。

朱元璋曾言:唐太宗皇帝英姿盖世,武定四方,贞观之治,式昭文德。如此安万世之功的君王,晚年亦免不了失德败行,慎始善终,非常人所能为也。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优德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太宗李世民在群臣面前采取谦恭下士的态度

关键词: 优德88官方网app 昏庸 晚年 太宗

上一篇:就规劝太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