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平王说

作者: 优德历史  发布:2019-08-01

原文标题:一切为报仇:伍子胥对平王掘墓鞭尸过分吗 前言 湖北监利县,大约可以证明政府垄断经营食盐的历史合理性与合法性。三国时期东吴设置这个县,就是为了“监盐渔之利”。不过,我们讲的是军事而非经济,所以垄断经营的暴利问题只能暂且放下,前往监利县长途汽车站,去看一座塑像。谁的塑像呢?本文的主人公,名将伍子胥。 伍子胥名叫伍员,子胥是他的字。这里的“员”,读音跟“云”相同。最早注意到这个字,是听京剧《文昭关》,那其中就念“云”,当时还以为是上口字。京剧里经常有这样的现象,字读成别音。不过这一次不是。 伍子胥是春秋时期的楚国人,著名的军事家、谋略家。关于他的故里,有三种说法:湖北监利县和老河口市,苏州吴县胥口镇。似乎监利的可能性更大。古往今来,伍子胥跟一个成语难舍难分:掘墓鞭尸。说的是本来作为臣子的他,引领吴军攻入楚国的都城不说,还把死去的老国王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三百。这也是他人生最大的亮点。 勾结外敌入侵故国,本身已冒了天下之大不韪,竟然还要鞭尸国王。伍子胥为什么要这么干?难道他是变态的虐待狂?当然不是。他之所以要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是因为跟国王有深仇大恨。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这事咱得从头说。 小人登场 伍员的出身,可不是什么贫下中农或者草莽英雄。他们家是正经八百的贵族,朝上数三代,曾祖伍参、祖父伍举、父亲伍奢,都是楚国的大夫,绝对的根正苗红,血统高贵。 伍参在楚国供职时,正赶上晋楚在中原争霸。楚国出兵伐郑,晋国赶来增援。晋军势大,楚军上下人心惶惶。这时伍参力排众议,出谋划策,极力主战,最终击败晋军,立下大功。伍举的故事更有意思,因为他跟这个成语息息相关: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据记载,这个对话,就发生在伍举与楚庄王之间。楚庄王继位之初,因为令尹斗越椒专权,他的位置还没坐稳,只好韬光养晦,整天沉湎于酒色歌舞,并且在门口立块牌子,说:“进谏者,杀毋赦!” 却说有一天,楚庄王左手搂着秦国的美妾,右手搂着越国的少女,坐在钟鼓乐器中间,喝得醉醺醺的,大夫伍举突然报门而进。楚庄王眯缝着醉眼,口齿不清地说:“大夫您来,是想痛饮美酒呢,还是想听歌观舞?”伍举说:“都不是,我来是想请教您一个谜语。有人说,咱们楚国国都的朝堂上,来了一只大鸟,可是整整三年,不飞也不叫。这是什么鸟呢?” 什么鸟无所谓,反正不是什么好鸟。好在楚庄王心里并不糊涂。他说:“我知道。这鸟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您等着瞧吧。”伍举说:“它不飞不叫,早晚会被猎人谋取。箭已上弦,很快就要射出来,哪里还能容它冲上云霄,叫声惊天?”这话正好说到楚庄王的心坎上。于是立即痛改前非:绝女色,停美酒,罢歌舞,励精图治;重用孙叔敖、伍举、苏从等人,以制衡斗越椒,直到最后,将造反的越椒彻底灭掉。就这样,楚国国力逐渐强盛,在邲之战中大败晋军,洗雪了城濮之战的耻辱,楚庄王也跻身“春秋五霸”的行列。 中国的史书,大致有三个传统。一是记言,源出《尚书》;二是记人,《史记》的纪传体,可谓传统;三是记事,开创者是袁枢的《通鉴纪事本末》。春秋战国时期的史书,《国语》暂且不说,《战国策》、《左传》等等,记叙人物的对话,也详尽而且精彩。为什么会这样?《左传》里有句话,可以作为注解:“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立言中的“言”,当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语言或者对话,主要还是指学问,但是跟语言和对话,距离还是比较近。所以读早期的史书,往往会惊叹主人公的对话,比如这里的伍举和楚庄王,总让我想起大学时听过的磁带:《外国电影精彩对白》。 不过这都没什么用。阿Q的祖上也阔过。伍子胥在楚国,主要是厄运,开始于楚平王时期。 楚王都属于芈氏,姓熊。楚平王跟一个著名的词人同名,叫熊弃疾。他登上王位的过程,很有点传奇色彩。 熊弃疾是楚共王的儿子,楚庄王的孙子,上面有四个哥哥,他是老五。最初继承王位的是他大哥,就是楚康王。康王死后,传位给自己的长子,但四年之后,熊弃疾的二哥杀掉侄儿自立,就是楚灵王。楚灵王德政不修,四处用兵,民不聊生。寒冬腊月,妄兴大军。士兵们披着铁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却身穿“腹陶裘”,外罩“翠羽披”,头顶皮帽,足踏豹皮装饰的锦靴,站在中军帐前观看雪景,连声赞叹“好雪!好雪!”就是那句话的翻版: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中国历来有个说法,叫坏事变好事,这事似乎也能变成好事,比如励志教材:看看,不好好干怎么能行呢?好好干,将来咱也当王,不受这苦。可惜,士兵们再努力,也没有成王的可能,所以只有越发地感觉透心凉。 十二年后,楚灵王带领大军出征,他的三个弟弟联合发动宫廷政变,攻入郢都,杀掉太子,推举老三为王,就是楚初王,老四为令尹,老五弃疾当司马,典型的家族式企业。消息传到前线,楚军大哗,片刻之间,三军随即作鸟兽散,只剩下楚灵王这个孤家寡人,走投无路,众叛亲离,不得不用一条绳子,找棵歪脖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老三虽然占据了大位,但灵王去向不明,郢都依然人心不稳。没办法,那时没有手机,不能发短信;也没有电脑,无法上网。所以楚灵王的具体结局,当时大家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弃疾年龄最小,但鬼点子可不少。他意识到,乱就是上天赐予的机遇,决心浑水摸鱼。五月己卯之夜,弃疾安排人马绕着郢都大声呼喊:“灵王驾到,灵王驾到!”百姓们一听,满城骚动,惊惧不安。弃疾随即派人故作惊慌地跑入宫中,对他三哥四哥说:“不好了,国君回来了,国人马上就要杀进宫来。众怒难犯,何去何从,你们赶紧拿个主意吧,免得到时候遭受耻辱!”二人一听,乱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又进来一个人,当然还是弃疾派来的。他高声惊呼:“大队人马就要冲进来了!还有司马的部队!”没办法,这二位赶紧抹了脖子。可怜楚初王只干了一个月,屁股都没暖热,王座就归了五弟。 弃疾随即改名熊居,摇身一变,由司马而一跃成为楚平王。具体时间,是公元前529年。 楚平王的智商,比他二哥三哥确实强点,但也强不到哪里去。《新语·无为篇》记载,“楚平王奢侈无姿”。他立儿子熊建为太子,安排伍举和费无极,尽心辅助教育。然而费无极奸佞谄媚,太子建偏偏又不吃这一套,喜欢伍举,而讨厌费无极。直接领导看自己戴着有色眼镜,这日子还怎么过。不行,必须生产自救。费无极先去禀报楚平王,说:“太子也老大不小的了,该娶媳妇了。”楚平王说:“嗯,是这道理。你去操持吧。” 太子建已经订下亲事,对方是秦国公主孟赢。费无极奉命去秦国迎亲,发现这姑娘确实漂亮,就动了歪心眼。等把新娘接回郢都,他马上跑到楚平王跟前,说:“公主相貌甚美,不如大王您纳了吧。反正太子还年轻,将来机会还多的是!”有个成语,叫做臭味相投。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你想想要是周文王,费无极还敢出这馊主意吗?打死他也不敢。恐怕文王跟前,也根本没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早就被过滤掉,一边凉快去了。可是楚平王身边,愣是少不了这样的主儿。 正所谓物以类聚。 楚平王一听,龙颜大悦。怎么说呢?费无极忠心耿耿呗。你想想,这样的事情,他都忘不了我,对我能不忠心吗?大手一挥,作了批示:同意! 楚平王强娶儿媳,这事好办,不要脸就行,但太子建和国人那里,总要有个交代。怎么办呢?京剧有出戏叫《楚宫恨》、《武昭关》,也叫《马昭仪》。说是他们安排孟赢的侍女马昭仪,李代桃僵,跟太子建完婚。孟赢明白事情的原委,又羞又愤,但却毫无办法。只好这样唱道: 楚国君臣真少有, 礼仪纲常一旦休。 我似飞絮离杨柳, class=’page’>上一页1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优德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楚平王说

关键词: 过分 伍子胥 平王掘墓

上一篇:将姓名栏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