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棵树是勇士的生命树

作者: 优德历史  发布:2019-06-20

神树母题是哈萨克及其它突厥语民族英雄史诗中的一个特殊的母题形式。这种神树母题虽在英雄史诗中显得零碎与片断,但如结合民间文学的其它体裁所展示的神树母题予以充实,便看出这种母题的多彩性与所具有的文化内涵的丰富性。神树母题在哈萨克、柯尔克孜、雅库特等突厥语民族的民间文学和英雄史诗中,称之为神树的往往是拜铁列克树,即白杨树。这类树种在中亚内大陆一带极为多见。它生长迅速,耐旱耐寒,高大粗壮。在游牧人的生活中,白杨树作用是很广泛的。树叶是牲畜的极好食物,干枝劈柴是生火的最佳木柴。这是将其作为神树的主要因素。此外,有时把其它树种也看为神树,如柳树、松树等。从神树母题来看,可分为生命树母题和树生子母题二类。生命树母题在英雄史诗中,生命树的概念有二:一是保佑勇士的生命树,另一是养育人类的生命树。白杨树作为勇士的保护神形式出现,在哈萨克英雄史诗与英雄故事中极为常见。如在《霍兹少郎与芭燕美人》的一版本中,霍兹经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遥远的芭燕姑娘。但他慑于马倌主霍达尔的武功,只好乔装成牧羊倌,暗地里与芭燕姑娘幽会。他的躲身之地是一棵参天杨树。平时他总呆在白杨树底下,若有情况,杨树树叶会发出某种声响提醒勇士。有次霍兹听见在无风情况下白杨树叶发出簌簌声响,预感有事要发生,便躲进一山洞。原来霍达尔发觉霍兹和芭燕偷偷幽会的事,准备来暗害他。就在此时,另一牧羊倌前来找霍兹,便坐在白杨树下等他,结果他被当成霍兹砍了头[①]。此外,勇士爬上白杨树躲避灾难的情节也极为常见。如《阿力克射手》英雄史诗中,阿力克勇士爬上白杨树,靠树的庇护惩治了女妖。在民间故事《玛麦勇士》、《戴金戒指的姑娘》、《奥铁根勇士》、《金髀石》等中,勇士也是爬上白杨树躲避灾难并惩治了女妖。在这里,白杨树是勇士们的避难地,它以高大的树干和茂密的枝叶保护勇士。有了白杨树。勇士就得到了保护而躲过灾难。否则,勇士的性命危在旦夕。在《金髀石》中,小孩虽骑着千里神马飞跑,但总是摆脱不了恶魔的追杀。恶魔先后拨下两颗獠牙掷出,铲断千里马的两条后腿。当小孩就要被恶魔逮住时,小孩突然发现面前有一高大的白杨树。他急忙爬上树摆脱了恶魔,而恶魔无法爬树只能在树下打转,最后只好拔下牙刨树根。这里,白杨树给予孩子容身之地,而将恶魔拒之千里[②]。在英雄史诗中更为常见的情景是:勇士们在夜晚寻找栖身之地时(这里说的是无人的荒野),总是设法找到一颗高大的白杨树。这里,白杨树是安全和具有保护意义的象征。杨树给人以充沛精力的情节,在英雄史诗和民间故事也做为一种模式出现。在《姑娘吉别克》长诗的古老版本中,这种模式很突出:托列甘不听父母劝告和祝福祈祷,独自跋涉荒野去寻找远方的恋人。结果在途中遭人暗算。当他挣扎着爬到一棵白杨树下靠住后,顿感恢复了不少精力。但干渴和伤痛已无法使他走出大荒漠,便托飞过的燕子、大雁、乌鸦,把自己遇害的消息带给姑娘吉别克[③]。这种形式在英雄故事《蛇身人》中也可见:姑娘外出寻找已变成燕子的情人,无边无际的荒漠和干渴饥饿,使她已精疲力竭。她爬到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下,背靠大树歇息了片刻后,只感到一股清新注入了体内,心肺滋润,全身充满了力量。[④]在英雄史诗中,有时勇士们会连续睡几日的,他们睡觉前也都是选择白杨树底下的。睡醒后又重新焕发无比的精力。在哈萨克和柯尔克孜族的史诗《叶尔托斯吐克》中,勇士托斯吐克掉入地下世界,他在地下世界千辛万苦,来到一处发觉有一根参天大树,只见一巨蟒正要吞吃树上的两只巨稚鸟。托斯吐克用剑砍死蟒,挽救了稚鸟。木鸟来后,便驮着勇士从地狱返回人间。勇士有意或无意来到地下世界历经千难万险,来到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下杀死巨蟒救小鸟的母题,是突厥语许多民族古老而传统的母题。如英雄故事《胡拉泰英雄》、《太阳下的孔开姑娘》、塔吉克族的《穆西包来英卡曼》、撒拉族的《阿腾基根麻斯睦》、维吾尔族的《艾里库尔班》等,都是很规范的同一母题。这里的启示是:来到地下世界的勇士们只有遇到了那棵巨树后,才有获得返回人间再生的机会。这棵树是勇士的生命树,也是他的命运树。具有这种母题的史诗或英雄故事,也是把树作为生命树和命运树为前提的。与此相关,把白杨树作为生命树含义的内容,在英雄史诗和传说中更为普遍。如在《少年英雄托亚克拜》英雄史诗中,诺盖的比官把玛那恰交给卡勒玛克人作人质。玛纳恰的母亲预感儿子将遭不测,便对儿子哭诉道:荒野中的白杨树,你是我的独根独苗呀,不日你便要干枯了,[⑤]以白杨树作为生命终结的感叹。在英雄史诗《霍布兰德》中也有类似的描述:卡勒玛克可汗阿勒更格尔的母亲算卦占卜后,预感儿子将大祸临头:崖下的白杨树,树稍直矗云霄苍天,树根纵横布满大地;这株枝叶茂盛的大树,我怕被那高贵之人,拦腰将他砍断。[⑥]霍尔库特在传说中,是哈萨克乐曲之先父,巫师之鼻祖。当他得知自己将死时,便骑着追风驼走遍天涯海角,躲避死亡。当他来到一处惊呆了:那翱翔于苍天的雄鹰尸腐于脚下,而那直插云霄的高大白杨树根朽而倒地。他从这里顿悟道,既然苍鹰和白杨树都有死亡,看来陆地上没有永生之地了。于是他将追风驼杀了,用驼皮做了一把库布兹琴,在湖面上铺一块地毯弹琴不止,企望在水面上寻求永生。但最终在他打瞌睡的瞬间,被变成小水蛇的死神夺走了性命。在这里,霍尔库特见到苍鹰的死亡和神圣的白杨树根朽倒地后,便不在陆地寻求生命的永生。这一描述是这一传说转折点,或说是关键,白杨树作为生命树的意义显示易见。在有些民间故事中,白杨树作为生命神树的概念更为常见。如在《神圣的井》中,一位富裕的巴依让三个儿子去集市买回最有价值的东西。老大带回一面能照出世界四方的宝镜,老二带回一条能飞翔的地毯,老三则带回一根白杨树木棍。这木棍很神奇,只要往尸体上一捅,死人即刻便死而复生。[⑦]与白杨树作为勇士的生命树相反,对勇士的敌手或恶魔来说,白杨树往往是他们的死地,在英雄史诗《阿勒帕米斯》中,勇士砍下女妖头后,将尸体高高挂在白杨树杈上(见第二卷636页)。此外在《阿力克射手》、《布兰勇士》、《金髀石》、《朱玛开里德》等中,女妖全部都是死在白杨树下的。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优德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棵树是勇士的生命树

关键词: 木塔 史诗中 神树母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