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成长、学习、读书、写作、活在未来的想

作者: 文学在线  发布:2019-12-07

原创: 高原麦客记得我刚上班那会儿 ,认识一位同龄的朋友,他在机关大院上班。每次过去找他聊天,他不是在练习书法,就是在看书看报。见我很好奇,他便谦逊的告诉我,在他们这样的机构,一年忙的时间屈指可数,剩下的时间大都在务虚。一个年轻人怎么能这样?怎么也该做点实事,要不然也太对不起自己的青春年华。那时候,我在企业上班,每天各种具体的工作,各种目标任务,匆匆忙忙。感觉非常充实。只要是与文化沾边的事情,在我眼里都是无用的事情。因为风光无限的背后,常常没有任何产出。文艺青年这个词,在大多数人眼里,代表一种单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一种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反叛,有点嬉皮士式的不务正业。文艺青年,从哪个人嘴里飘出来,同时你能看到一种轻蔑,一种嘲讽,一种不屑一顾的神情。人们在成年以后,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大部分人选择了现实。把基本的生存,享乐和物质生活的满足作为人生最终的目标。住更大的房子,拥有自己的私家车,晋升到某个职位,或者积累了多少财富。年轻的时候喜欢看书,偶尔也写一点随笔。上班以后再也没有买过书,也很少看书。很少想到以前,或者未来,只活在当下的匆忙中。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以为自己干的每一分工作都是实事。而朋友的务虚,在我看来,简直就是虚度光阴,浪费生命。即使现在,虽然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可依然会有那样的感觉。所有的成长、学习、读书、写作、活在未来的想法,在别人眼里会不会都是无用的事情?如果所做的事情不能用金钱衡量,会不会就是无用?毕竟,有时候,连自己都看不见前途和结果。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如果花同样的时间在那些赚钱的事情上,不要说什么赚的盆满钵满,至少也不会是现在的状况。这种一种不断质疑,不断颠覆,不断修正,不断反复的过程。前几天看吴军老师硅谷来信中的文章《小山词》和《纳兰河》。谈到纳兰性德和晏几道的词,吴军老师话锋一转谈到这样一个事实。在过去,人们一直争论到底是波义耳、哈雷这类人的工作更有意义,还是纳兰性德和晏几道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大?这也是我困惑已久的问题。文章中引用了美国开国元勋约翰.约翰亚当斯的一段名言,我必须学习政治和战争,这样我的孩子才有可能学习数学和哲学,以及地理、自然历史等等,然后我的孙子才有机会学习绘画、诗歌、音乐、建筑、编织女红和瓷艺。这似乎在告诉我们,前人考虑如何打下江山,接下就是如何守江山和建设的问题。当这些事情都做好后,后人就应该有更高的精神追求,比如绘画、音乐、舞蹈、写作等。这是一种文明和和文化的不断迭代和进步,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其实我们也能从国民对生活的要求,看到社会进步的几个阶段。很小的时候,听到的口号是,解决大多数人的温饱问题;再过几年,听到的口号是,使人民的生活水平达到小康;而这几年的口号是,提升人民的幸福指数。说明我们的生活水平,正从物质享受向精神追求过度。人们的消费观念,也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不断的提升。各种读书平台应运而生,各种付费学习专栏正吸引大批读者,在得到上开设付费专栏的学者,大部分超过十万用户。虽然电子读物已经普及,但纸质书的销量不减倒增。以前被人们认为的无用的事情,越来越成为文化的主流。前一段时间,逻辑思维的创始人罗振宇提出过一个词,叫文化资产,或者叫文化认同感。这个词很好理解,我记得小时候,如果谁家经常吃肉,就认为谁家的生活相对富裕。现在比完房子比车子,比完车子女人比包包,男人比手表,都是身份的象征。戴什么样的手表,挎什么样的包包,说明你属于什么样的阶层。现在不同了,买一个奢侈的包包或者手表,普通人努力一下,也能办到。但真正的精英阶层却显得越来越朴素,越来越随意,越来越低调。不是有一篇文章,题目叫《穿布鞋的马云》。所以用物质区分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越来越困难。而你所学的知识,你的见识和格局,越来越成为你向外界扩张的资本。一个人的财富是可以衡量或者估算的,但一个人的文化资产是无形的,就像一个人身上的标签,特性,也最终会成为这个人的品牌。微信里那么多公众号,得到上有那么多的专栏作家,甚至书店里有那么多的图书,你喜欢的就那么几个。因为他们身上必定有一种东西吸引着你,虽然你不知道什么,但你就是喜欢,欲罢不能。用一个名词概括更为准确,叫爱屋及乌。其实今天的许多人已经意识到文化资产的缺失,通过读书,绘画,书法,写作,弥补自己与他人精神世界的落差。这样看来,那些无用的事,反倒越来越成为生活的主流。举止大方,谈吐儒雅,彬彬有礼,引经据典,能预估未来,遇到重大事情,能准确决断,让别人觉得信赖,可不就是一种能力,一种个人修养的体现?当我四十几岁,才明白那些无用的事情,其实在生活里占据着无比重要的地位。那些暂时紧急的事情,一般都多大意义和价值;反而看似无用的事情,才是我们一直苦苦追求的东西。前几天遇到文章开始提到的那位朋友,听说他现在已经是某个地区的宣传部长。我想这与他年轻的时候的务虚是分不开的。我问他:现在还练字吗?他回答说:根本停不下来,务虚的事情现在理所当然成了务实,既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自己热爱的事业,其乐无穷。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所有的成长、学习、读书、写作、活在未来的想

关键词: 文化 事情 约翰 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