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正翘盼我的归来

作者: 文学在线  发布:2019-11-03

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是长龙一样的集市,星罗密布的商铺,琳琅满目的商品。拐进一条狭长幽深的小巷,步入小区,喧嚣便抛在了身后。

夕阳蹒跚而行,逐渐被墩矮的围墙托起;垂柳的枝条光秃秃的,柔软无骨地招摇风中;法桐郁郁葱葱的叶子倏忽被蚕食掉了,疏浅的影子虬根错节地攀伸着;斑斑驳驳的衰草蔓延向泥土深处,努力企及一缕光暖;腊梅过早探取了春的讯息,吐露一朵朵莹黄的苞蕾,芳香四溢;多嘴噪舌的鸟雀好像步入了恋爱季节,一下子变得矜持含蓄了。

妻子正翘盼我的归来。善良聪慧的她,很有天赋,书写绘画韵律苏绣,般般皆通。可是命运太残忍了,要嫉妒这样一个柳絮般柔弱的女子,连风烛残年也不让她安然度过。

三年了,疾病折磨得她面容苍老,瘦骨嶙峋。为了给她治病,倾尽了所有,举债勒腰,终是徒劳。而对妻的苦,难以言表的疼惜和无奈,现在能为她做得,只是尽可能多一些陪伴罢了。

因病情每况愈下,大多时候,妻子不愿意走动,常常蜗居在顶楼五十平米的陋室,休息休息、看看电视,和承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傍晚,早早吃罢晚饭,阳台上搬两张椅子,陪她静静地坐一坐。身子单薄的妻特别怕冷,为她铺上一层厚实柔软的垫子,可以舒适些。

这个商业化的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簇拥一起,所见的只是一线夹缝中的天空,压抑得让人窒息。而每每此时,享片刻的闲暇,注视着这一片夕阳下的光景,金色的夕晖耀亮了天际,渐渐泛红,像一个悬挂的灯笼,然后由浓转淡,收敛成一抹霞光,似少女含羞的脸庞,缓缓消失。于是,白昼的劳碌、身心的困倦,便一股脑儿摒弃了去,轻松自如。

夜幕降临时分,四下漆黑,万籁俱寂。我习惯翻阅一些报刊,妻子则偎在身旁,专注于情感书籍,看得泣泪噎噎。一不会儿她就累了,恬然睡去,像一只乖顺的小猫。我独自发呆,端祥着怀里的女人,饱经风霜的脸,匀静的呼吸,安祥的神态,似乎还有一丝幸福在洋溢。此时的妻子才可以暂离病痛的吧?一阵心酸与落寞袭来,双目忽地潮湿了。我的亲人,我该怎么办?如果可以,多想替她分担一些呀!

移开视线,墙壁上的相框里依着一对年轻人。女的微微颌首,优雅轻盈的身姿,洁纱长长,撩人的美。男的魁梧高大,西服林立,忍不住俯下身亲吻她的右脸。那时候的妻子笑靥如花,浑身张扬着青春魅力的气息。可是这些都像是这张定格的照片,被裱进时光的角落,无声无息的陈旧。

美好易逝,如夕阳的短暂,让人留恋、让人惋叹,我们唯能做得到的就是珍惜拥有,珍惜当前。但这份珍惜并不随我们意识而左右,想要维持多久,还是个未知。如此想来,又平添了几许哀伤,可这些哀伤与病痛抗争的妻子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我绝对不能让悲观的情绪影响到她,及时调整好自己,乐观地面对妻子、面对生活,让她的余生多一点快乐和幸福。

一直以来,妻子都想回上海看看,自从嫁我,就告别了那个繁华似锦的大都市,告别了故乡。早些年我打拼事业,她勤俭持家,贫困清苦,似乎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等到老了,看似一切都好起来了,却已步履迟钝,妻的心愿就成了我心底的一个结,死死地缠绕,兀自沉重。

失眠的夜,黑得恐怖,缺少了星辰点缀的苍穹,就像是欲哭无泪的眼,空洞地张望,无助。

这些年,妻子病了多久,我就被囚禁了多久,好像与世隔绝了。她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是悲是喜,坦然接受。

当夏日的阳光照耀得如火如荼,美丽的滨江花园城市建设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时,我还是被震惊了,封闭许久的心竟蠢蠢欲动起来,好是向往。

"北依长江、中环群山、南涵湿地",蕴含江南古城历史文化的景致,该是怎样一幅恒美的现代清明上河图画卷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们江阴的百姓真得像生活在私家园林里一样吗?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趁此携妻走进滨江感受感受也好。

青山绵延远去,与天地相接。没有险峻之势,没有奇异之态,是那样温柔、那样温情,让人亲切。群山北面是一望无垠的江水,以一种博大、深沉的襟怀突然袒露无遗,海浪的磅礴,惊涛的汹涌,都化作了粼波微澜,缓缓地激荡、流淌。宏伟的江阴大桥横跨江面,像一条蛟龙,首尾不见,独显身形。若是细雨斜织的时候,浩渺无际的烟波,飞腾云水的索桥,定是亲临仙境一般的感觉。

漫步公园,碧水蓝天青山中,古雅的凉亭,飞翘的楼阁,箫箫林木欲滴翠,满目葱茏摇新绿。扶阶而行,浮现眼前的是池水静静,荷影绰绰,叶一盘盘、一簇簇,薄的如玲珑剔透的纱裙;厚的如变幻无穷的千手观音;大的如层层叠叠的蒲扇;小的如新绿初绽。花儿开得正盛,白的如雪莲清莹,粉的如桃腮妩媚,窈窕的身姿,风情的姿态。清澄的池水可以看见鱼儿的脊背,欢快地游来游去,嬉戏荷间。花叶交错,此起彼伏的窸窣声,宛若高高低低的琴键,微风则如纤纤酥手,弹奏优美的旋律。此时此刻,清新惬意,陶醉在诗意的怀抱,诸多烦忧顿然消失了踪迹。我心悠悠,洁净如水,淡定如荷。

古人云:智者乐水。水便是江南之乡的灵魂。从滚滚东逝的长江,迈进寂静无澜的大运河,一路向南,徐霞客、刘氏兄弟等文人才杰倍出,深厚的文化底蕴随着游人的脚步清晰起来。

登上游船,是欣赏运河风光的最好选择。映入眼帘的是古朴的石桥,绿荫掩映下的青砖小径,粉墙黛瓦的枕水人家,衣袂飘飘的女子,轻颦浅笑百韵生。清澈的运河延伸远去,宛如玉带临风,伴着穿梭的舟楫,铺开一道道悠悠长长的波痕。怡情逸志油然,如水的心事连着脉脉柔情,摇曳成朵朵繁花,淡雅芬芳。

最热闹的地方要数商业街了,高楼林立、万商云集、名品荟萃,风味无数。例如黑杜酒、马蹄酥、鞋底饼、夏黑葡萄、长江三白等等,都目不暇接地冲击着视线。华灯初上,拂着凉爽的晚风,沐着璀璨的霓虹,赏着亮如白昼的外滩夜景,热情也随着涌动的人群高涨起来。它涵盖商业、文化、休闲、旅游和居住五大功能的综合性设施,凭借着渊源的历史,现代化的管理,舒适怡人的环境,成为了国内外共同瞻望的寸金宝地。

"如此大气、鲜明,简直是一个小上海啊!"领略着古城旖旎风光,唏嘘不已,不由慨叹。

"与上海的绚烂瞩目、艳丽拥挤相比,我更喜欢这里的自然、柔美。我身为江阴人民而感到骄傲。"妻子轻靠在我肩头,笃定地说。

她敏锐的感官,总是更胜我一筹,简单却形象的描述,足以洞悉事物的本质。

谁说不是呢?她的美,她的风采,如果说上海是雍容奢华的贵妇,那滨江就像是一位小家碧玉。无雕琢的痕迹,无繁复的堆砌,多了一份灵秀、多了一份飘逸,有着独树一帜的个性,天然浑成、栩栩如生。

黄昏,太阳的光辉渐次披满山岭,继而坠落滔滔江水。凝望那一抹瑰丽的红,禁不住吟诵起一句诗:"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我想正是此般真实写照吧。

妻笑了,我也笑,拥她入怀。夺目的美景,身边的幸福,分明触碰了心中的那处柔软——

夕阳无限好,更是晚情深。今生今世,只愿陪着妻一起,慢慢老去,一起看潮起潮落,看夕阳西下。

后记: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情结,憧憬有一天,我们老了,老的鬓发如雪,蹒跚移步,还能相濡以沫,十指紧扣,依偎夕阳里,看日出日落、静水流深。所以编此小说,转换角色,体会人间情暖。。。。。。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妻子正翘盼我的归来

关键词: 优德体育中文 鸟雀 苏绣 衰草

上一篇:震中雅安芦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