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一会儿抓她的肩章

作者: 文学在线  发布:2019-10-29

林若芬坐在候车室靠窗户边的座椅上,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窗外熟悉的景致,空旷的田野显得格外萧条,枯萎的花草在风中任意的摇曳,天地间一片苍茫。尽管眼前人来人往,声音嘈杂,但她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此时,她的思维已经凝固,仿佛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已不复存在。

  “妈妈”一个小男孩跚跚地走到林若芬面前,摇着她的腿甜甜地叫了一声。这时,林若芬才清醒地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其他的人。她低头一看,是一个约两三岁的小孩,圆圆的头,大大的眼睛正望着她,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十分可爱,林若芬不由微笑地摸摸他的头。

  这时,坐在旁边的一位男青年站起身,轻轻地拉过小男孩尴尬地说:“是阿姨,不是妈妈,叫阿姨好。”林若芬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男青年,似乎有一种意外的感觉,这在她一生中是从来没有过的。

  小男孩随着甜脆脆地叫了一声:“阿姨好”。

  林若芬爱惜地抱起他,小男孩一会儿抓她的肩章,一会儿抓她的军帽。

  男青年站起来要抱过小孩,小男孩却不愿离开,小手紧紧抓住林若芬的衣服叫:“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男青年脸红了,对林若芬说:“对不起,这小孩不懂事!”。

  林若芬也很不好意思:“你妻子也是军人?”

  “孩子他妈妈在西藏部队当医生,一年前他们见过一面,后来小孩就只能在照片上才看见他妈妈了。”男青年幽幽地说,像是在讲一个遥远的传奇故事。

  随着广播上车的声音,候车室开始骚动,旅客就要进站了。男青年接过小孩,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旅行包准备进站。

  “没有人送你?”林若芬也站起来。

  “中途转站。”男青年微笑着说。

  “哦,我们是同一路车,太挤了我帮你拿包吧!”林若芬说着就去拿提包。男青年望着她感激地说:“那就麻烦你了”。男青年双手抱着小孩紧跟在林若芬的背后随人流慢慢地挤着进站。

  不知是车票便宜,还是旅游探亲访友者多,这趟列车总是超载。刚才进站时人们你推我挤,争先恐后地向站口“挺进”,男青年好几次差点被挤倒。此时列车上的过道也是挤满了人。他暗自庆幸遇到了林若芬,否则也真够麻烦的。

  男青年抬头看看林若芬,她正双手提着两个包在前头挤着为他“开道”,汗水已把她的军装湿透了。他俩好不容易才找到各自的座号,正巧是对面座位。

  俩人坐定喘了口气,相视而笑。林若芬刚脱下衣帽,小男孩又嚷着要找她,她便从男青年手中接过小孩,一边拿水果给他,一边逗他玩。

  男青年静静地看着玩得起劲的她俩,心想:大概她也有孩子了吧,她们的家庭一定很幸福。他不由自主地打量着林若芬,她身材高挑,美丽匀称,圆圆的脸,大而美丽的眼睛,长长的头发,笑起来总是那么甜甜地!雪白的衬衫配戴玫瑰红的领带打扮得分外迷人,且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风韵。

  列车慢慢启动,男青年收回思绪,对林若芬说:“这孩子怎么一见你就这么喜欢你。”林若芬也笑着说:“也许是缘分吧!”

  “你是出差?”男青年问。

  “不,休假。”林若芬脸上露出不易发觉的苦笑。确切地说,她这次是回家相亲的,像这样的“休假”有好多少次了,而每次总是满怀希望地来,却带着失望而归。因为她是个离过婚的女人,那年大学毕业后她去某边防部队当了一名“白衣天使”,结婚不到一年,丈夫考取博士生出国留学了,不得己而天各一方。后来谈过几次恋爱,但都失败了。

  “你是到部队探亲吧?”林若芬也问道。

  “算是吧。”男青年苦笑着回答。

  通过交谈,林若芬才知道男青年也姓林,叫林大勇,是市某研究所的工程师。此次是应邀到他妻子生前的部队做客的。他妻子一年前在一次部队抢险中为救战友而献出年轻生命的。

  随着列车的挺进,他们越谈越投机。他觉得她是个温文尔雅的女子,贤惠、大方,不但事业心强,知识面也广,真为那些男人们感到可惜。她也觉得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丈夫,一个真正男人,对他理解军人,支持妻子安心服役的精神和行动深感钦佩,感叹自己怎么就没能遇到这样的男人,自己在工作上连连取得成绩,而在爱情上却节节失败,她不相信命运,但也感到命运对她的不公。

  他们从婚姻家庭谈到工作学习,从现实生活谈到人生观,从中产生了许多共鸣。林大勇又笑着问她:“难道你谈了这么多男朋友就没有一个和你意的?”

  “有啊,但我这个人性格比较直率,想什么就说什么,要怎么干就怎么干。没办法,在部队时间长了,习惯了单身汉的生活,跟男同志在一起也把部队的那一套不知不觉地使出来,根本注意不了男人的心理,没想到谈恋爱比打战还艰苦,我宁可上战场也不愿上情场。”林若芬无可奈何的笑着说。

  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林大勇已经快到目的地了。林若芬站起来帮他整理行李。林大勇边为小孩穿衣服边说:“车上多亏你照顾,这孩子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扰你。”

  林若芬也笑笑说:“这没关系,一个大男人家带孩子出远门不容易,孩子应该有个妈妈。”林若芬说完才知道自己漏嘴了,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林大勇,林大勇也红着脸说:“是应该找个妈妈。”

  列车已进站,林大勇把手机号码告诉林若芬:“到单位后给我打电话。”

  林若芬高兴地点点头,突然像想起什么:“等等,我也下车”。

  林大勇感激地笑了:“你还没到呢,外面有人接我。”

  列车又启动了,林若芬望着刚才林大勇坐过的地方,久久地浸在无限幸福和快乐之中。

  后来他们俩开始了电话联系,彼此把学习、生活中的欢乐和失意,化为心灵的感受倾诉给对方,又从对方那里得到鼓励和安慰。

  再后来后,他俩己不满足于电话传情了,期盼着能够见面。林若芬约定了当初相见的那个时间和地点,盼望林大勇的到来。

  但是,林大勇最终还是没有来。这是个大雪纷纷的日子,林若芬刚走进候车室就突然接到了林大勇从某市肿瘤医院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虽然很爱她,但一想到他的病情,就不寒而栗,他不忍心连累她,希望她能原谅他。

  林若芬挂断电话,顿时心痛如灼,止不住的泪水奔涌而出。

  在经过了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之后,林若芬终于冷静下来。也许林大勇和她只是两个爱做梦的男人和女人。梦醒了,梦也碎了,他也走了,缘也就散了。一切随缘而来,一切又随缘而去。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男孩一会儿抓她的肩章

关键词: 微小 如水 缘聚缘散缘

上一篇:陈辉和王英是一对绝配佳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