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发现牛没了的就是二蛋

作者: 文学在线  发布:2019-07-04

■ 刘良永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9期  通俗文学-乡土小说

  村民二蛋丢了一头牛。那天早上,最先发现牛没了的就是二蛋。天亮,二蛋鸡鸡缩缩地披衣下床,发现院子里空空荒荒的,只剩下牛桩孤孤地立在那儿,拴着的院门是被撬开的,牛被人偷走了。二蛋跌坐在地上,再后来,就是二蛋女人哭天喊地的声音。

  二蛋女人边哭边骂:“死二蛋,叫你睡醒点,你偏不,夜里你有精神咧,爬上爬下好几回,搞得人困马乏,酣睡如猪样,贼人才胆大趁机偷了牛,没了牛日子咋过呀,呜呜……”

  闻声赶过来的村人,都掩住嘴憋不住想笑。

  二蛋知错样,霜打的一般蔫蔫的,如空立着的牛桩,贼人偷走了牛也偷走了二蛋的精神。连日来,二蛋无精打采,唉声叹气,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香,人瘦脱了一层皮。二蛋逢人便说:“我那头牛呀,膘肥体壮,皮黄毛亮,哎,可惜,可惜呀!”二蛋女人更是如此,魂也被牛带走了,一天到晚嘴里“牛,牛”的。

  二蛋的哥大蛋是村长,看不下去,心疼二蛋和弟媳。

  说:“二蛋呀,牛丢了就丢了,权当一场麻将输了。男子汉大丈夫何必为一头牛伤心费神呢!”

  二蛋女人冲大哥吼:“你倒是真会劝,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怎知道二蛋打麻将会输,要是赢回一头牛的钱呢,小偷瞎了眼怎么不偷你家的牛呢!”

  说着说着二蛋女人的眼泪又啪嗒啪嗒落下来。

  临走,大蛋摞下话说:“又有啥办法哩,贼人贼精,再耕田耙地用我家的牛吧。”

  二蛋和二蛋女人悲忧丝毫未减。

  春种,夏收。二蛋便去牵他哥大蛋的牛或耕田或耙地,牵来送去都是理直气壮的。

  忽一个黑得不能再黑的晚上,村长大蛋家的牛也被贼人偷走了。

  村长大蛋的女人也哭天喊地。

  二蛋和二蛋女人听了都喜不自禁,二蛋吃饭时,一连吃了三大碗米饭外加一耳锅豆腐汤。两口子痛苦之状烟消云散。

  闻声赶来的村人挤满了村长大蛋家的小院。

  这个说,翠花妹子,丢了就丢了,以后耕田耙地用我家的牛,别哭坏了身子。

  那个说,我家那头水牛可有劲哩,农忙时说一声,乡里乡亲的别不好意思。

  临走,这个丢下50元的一张票子,那个放一张百元的票子,一会儿功夫,村长大蛋家的桌子上就有那么厚厚一叠暖手的票子,足能够买得下5头牛。

  村长大蛋说:“谢谢,大伙,你看这,哎,你看这……”大蛋指指桌上的钱。

  大蛋说:“牛案一定会破,二蛋丢了牛时我就报案了。”

  二蛋女人对二蛋嘀咕:“小偷真是瞎了眼,咋偷我哥大蛋家的牛呢,要是偷村人的该多好啊!”

  二蛋和二蛋女人心里头又装满了沉甸甸的心事。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先发现牛没了的就是二蛋

关键词:

上一篇:他开掘了那面镜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