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便说

作者: 文学在线  发布:2019-05-15

  那时节,刚刚流行跳交际舞,新鲜着呢。两个原本并不相关的男女,因为跳舞,而明正言顺地走到了一起,在勾肩搭背中,身体时有摩擦,这是一件多么朦胧、多么暧昧的事呀!

  章卫平的生活里自从有了王娟的介入,日子便鲜活了许多。在建委这种机关单位,章卫平度日如年,上班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干,但每个人又都得在办公桌后面坐着,真真假假地忙着手头那一点点工作,比如月报表,审查下面报上来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上已

  经盖了许多鲜红的印章了,他们这个处室也要例行公事地盖上一枚。项目审批表报到处室时,并不急于盖章,先从每个人手里传阅一番,这种传阅不是连续进行的,先是到了张科长手里,就放在他的案头,案头上已堆了许多这样的报表了,一直等到报请项目的单位反复地催问过了,有的单位还派出代表,赶到中午或者晚上下班前,来到单位。进屋也不先说项目上的事,而是先散了一圈烟,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会儿话,这时候就到了吃饭的时间,来人才说:诸位,咱们都是朋友,经理让我和大家见个面,请各位赏光,咱们吃顿便餐。

  办公室的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人便说:算了,算了,都是自家人,还吃什么饭呢。

  来人就说:一定要吃,要是不吃这顿饭,那就是瞧不起我老郭,我们以后还怎么跟你们打交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来,老郭又这么真诚,那还有啥说的。客气了一阵儿后,老郭就说:地方我定了,就在王大妈酒楼二层三号包房,我先去了。

  说完老郭就走了,众人便准备起来,有人打电话通报家里不回去吃饭了,有几个女士去洗手间洗了脸,坐在桌后化妆打扮,有人冲镜子正正领带,摆弄摆弄头发什么的。

  那个时候的酒楼还不多,上一次酒楼是件挺隆重的事,况且完事之后,一般人都会安排个跳舞什么的。舞厅的环境并不好,有许多单位为了创收,干脆把食堂打扫了,摆上两个音箱,把就餐的桌子摆在一起,日光灯用几串拉花一修饰,这就是舞厅了,五块钱一张门票,人们争抢着去。

  那时节,刚刚流行跳交际舞,新鲜着呢。两个原本并不相关的男女,因为跳舞,而明正言顺地走到了一起,在勾肩搭背中,身体时有摩擦,这是一件多么朦胧、多么暧昧的事呀!那一阵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上阵,会跳的潇潇洒洒地舞上一曲,热烈的掌声后,人们会对他(她)刮目相看。那些不会跳的,也不甘落后,躲在角落里和同伴切磋,有的就和椅子切磋,还有些人回到家里冲着镜子舞上一阵儿。总之,那时人们对跳舞着了迷。

  王大妈酒楼一聚,又跳了一个晚上的舞,大家的心情都很愉快。临分手时,老郭才谈正题,拉着大家的手说:马处长,你看我们那份立项报告……拜托你了。

  马处长就说:那啥吧,你明天下午来取吧,我们明天加个班给你审批了。

  老郭就千恩万谢了。

  第二天一上班,马处长就把老郭单位送上来审批的报告找出来,让人盖上一个鲜红的印章。下午的时候,老郭就取走了,自然又是千恩万谢一番,那个审批表上,已经盖了一串印章,老郭还要盖下去。这就是那时机关的处境,人们都这样,一切也就不奇怪了。

  剩下的时间里,人们看看报纸、喝喝茶、聊聊天,日子不紧不慢地这么过着。

  坐在章卫平对面的于阿姨非常关心章卫平和王娟的进展,她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宁拆一座庙,不拆一个婚。

  于阿姨问:小章,和王娟的事进展得咋样了?

  章卫平就笑一笑。

  于阿姨又说:王娟那孩子不错,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你们处吧,一准错不了。

  章卫平自从回到城里,进了建委的机关,时光仿佛就停滞了,日子复日子,今天这么过,明天这么过,后天还是这么过。章卫平就有了一种压抑感,少年壮志只剩下一点点余火在心底里缭绕着。他在少年的时候,对自己的未来,对自己从事的职业,想过千回万回,可就没想过自己会在机关里过一种无所事事的生活,他压抑,憋闷。

  当年,他没能去成炮火连天的越南战场,转而去了农村,那片广阔天地曾种植过他博大的理想,他真心实意地希望在农村有一番作为,那时鼓舞他的信念只有一个,改变农村落后面貌,修梯田,修水渠,他一马当先,整个会战工地都是沸腾的,工地上插满了旗帜,五颜六色的,看了就让人激动。人们挥汗如雨地奋斗着,仿佛一夜之间共产主义就能实现了。在那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里,章卫平的心里是火热的,他觉得自己的理想正在一点点地接近现实。他的理想和火热的情怀在回城后就夭折了。

  眼前的机关生活一下子把他抽去了筋骨,他有劲儿使不上,他时时地想喊想叫,年轻而又沸腾的血液在他的体内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在这淡而无味的现实生活中,他多次想起李亚玲,一想起李亚玲,他便会想到那激动人心、广阔沸腾的农村,所有的情结和美好都和李亚玲有关。他一想起李亚玲,又会勾起在农村时那些美好难忘的时光。

  有许多次,他在中医学院门口驻足,望着进进出出的人流,希望能看到李亚玲的身影出现,可李亚玲的身影他很少能够看到。他只要站在中医学院门口,不管能否看到李亚玲,他觉得自己离李亚玲都近了一些,仿佛他又可以触碰到曾有过的记忆和美好。

  在他迷惘惶惑的时候,他找到了王娟留给他的那张小小的纸片,那上面写着王娟的电话号码,一想起王娟,他又想到了李亚玲。当年的李亚玲,和现在的王娟都梳着一对又粗又长的辫子,清清纯纯地立在他的面前。这时他的心里又有了一些激动。在这激动中,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在农村时的岁月。

  在一个周末里,他拨通了王娟的电话,显然她也听出了他的声音,激动地说:是卫平呀。她的神情仿佛他们已经认识有千年万年了,只不过有一段时间,他们分开了。

  两人又一次见面了,王娟还有些怕羞的样子,她穿着白衬衣蓝裙子,样子有些像一名大学生,她的脸孔红红的,眼睛却亮亮的。她不问他去哪里,他也不知道去哪里,他们上了一辆公共汽车,两人坐在一起,谁也不说话,就那么望着窗外,窗外的景色先是城市,后来就出了城市,来到了郊区,最后,他们下了车。

  公共汽车远去了,两人才回过神来,他们的周围是一片庄稼地。

  王娟茫然不解地望着章卫平。章卫平置身在这里,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左顾又盼时,居然发现了一条水渠,那是一条已经废弃的水渠,水渠跨过一条河道,通向了远方。他一句话不说,向前走去,王娟只能跟着他。最后他们来到了为水渠而修的一座大桥下,上面是水渠通过的桥,他来到这里,恍似又回到了农村,他在那年的冬天,也站在一个桥洞下和李亚玲约会,桥上的冰层因寒冷而发出细碎的爆裂声,他们嘴里吐着哈气,呼吸急促地望着对方。在那里,他和李亚玲完成了初吻,他们冰冷的牙齿磕碰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他们在寒风中颤抖着,试探着把舌头伸给对方。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呀,他们留恋着往返着。

  章卫平领着王娟来到这里,当初完全是没有目地的,鬼使神差,他来到了这里,他的激情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他吹着口哨,捡起石子向水里投掷着,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一段美好而又神往的岁月。

  王娟似乎也被章卫平感动了,她大呼小叫着。后来,两个人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凝望着眼前淙淙而去的流水。章卫平置身在这里,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忘记了机关里的无所事事,还有消磨已逝的激情。

  他望着王娟的侧影,她和李亚玲是那么的像,李亚玲以前也梳两条这样的辫子,他望着王娟,李亚玲的身影和王娟的身影幻化着,那股久违了的冲动又在他心底里复发了。他突然把王娟抱住,王娟一愣,但还是接纳了他。

  他寻找着她的唇,她躲闪着。这时的章卫平固执而又顽强,他有些粗暴地、热烈地吻了王娟。

  起初王娟是挣扎着的,她的头在他怀里左扭右扭,气喘吁吁,畏怯而又羞涩。后来她不动了,唇是抿在一起的,没有给章卫平留下一点缝隙。后来她就张开了唇,开始迎合他了,她半闭着眼睛,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她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激动而又颤栗,他不时地产生错觉,他面对的不是王娟,而是李亚玲,从前的李亚玲,结实、健康、饱满,像阳光那么一尘不染。

  过了许久,他放开了她。他们都气喘着,她心绪难平地望着他,他却望着眼前的庄稼地。

  她喘息着说:你的劲儿太大了。

  他回过头问:你说什么?

  她又说:太快了,咱们太快了。

  她最后偎向了他的臂膀,女人的第一道防线被男人突破后,她已经把自己的半个性命交给男人了。她偎向他的时候,他的身体一抖,僵硬了一下儿,迟疑了一下儿,最后还是把手伸出去,把她的肩头揽在了怀里。

  章卫平闭上了眼睛,听着庄稼被风吹过的声音,嗅着大地的气息,抱着王娟,他的眼角流过两滴眼泪。

  王娟抬起头愕然地望着他说:你哭了。

  他闭着眼睛说:没有。

  她说:你哭了,我都看见你的眼泪在脸上流了。

  他很快地抹一把脸上的泪,咬着牙说:没有。

  两人不说话了,近距离地相互凝视着。

  章卫平这么快就能让王娟走近自己,是有着许多心理因素的,首先他在王娟的身上找到了当年的李亚玲的影子,当然是外在的,正因为这种外在的相似,章卫平便有了一种幻觉,这种幻觉使王娟和理想中的李亚玲不时地混在一起,让他分不清谁更可爱;另外,现实的机关生活,使章卫平的生活毫无色彩,他急需在现实之外寻找到一点儿理想,使死气沉沉的生活增加一抹亮色。正在这时,王娟出现了,填补了章卫平虚幻的生活。

  这种情态下产生的爱情,注定了悲剧的意味,当然,此时此刻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努力地走进对方,用他们的身体唤醒对方的激情。

  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们才从桥洞里走出来,两人因爱都显得有些疲惫,但神情却是兴奋的。来的时候,两人是相跟着的,章卫平在前,王娟在后,王娟的脚步有些犹豫不定,现在王娟已把自己的半边身子交给了章卫平,她差不多是被他抱着往前走了。热恋中的女人是最容易失去理智的。此时的王娟,不管前面是刀山、是火海,她跟着章卫平不顾一切地往前走。

  在回来的路上,两人坐着公共汽车,她依旧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的手抱着他的胳膊,闭着眼睛沉浸在爱的甜美中。

  当章卫平送王娟到家门口时,天已经黑了,她回过身望着他,他也望着她。他又产生了一种幻觉,他是站在李亚玲家门口,他送李亚玲回家,天上飘着雪花,周围是一两声真切的狗叫声。

  他的目光迷离,一半清醒,一半迷醉的样子。

  她终于说:去我家吧。

  他清醒过来了,望着王娟。最后去见李亚玲那一幕又浮现在他的眼前,那一幕如一把刀深深地扎到了他的心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的心仍在流血。

  一个声音告诉他:李亚玲已经结婚了,和她的老师。

  他又一次惊醒过来。

  听又说:到家里坐坐吧,你早晚都要见见我的父母的。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跟着王娟向门口走去。一直走进王娟的家,他才意识到,王娟的父母不是一般人,房子是四室一厅的那种,家里那台日本三洋电视正在清晰地播放着新闻节目。

  在那个年代,别说日本彩色电视机,就是黑白电视许多家连想都别想。

  王娟的父亲正在看电视,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白衬衣,深色的裤子,一眼便可以看出,这是典型的干部装束。王娟的父亲很慈祥,见章卫平进来便站了起来,并主动地和章卫平握了手,然后就说:坐嘛,坐嘛。

  那次,章卫平才知道王娟的父亲是卫生厅的副厅长,母亲是卫生厅一般干部,正在家患着病,脸色苍白,和章卫平打了声招呼便进里屋休息去了。

  王副厅长有一搭无一搭地和章卫平说着话,王娟里里外外地忙着,又是倒茶,又是找烟。

  当章卫平说出父亲名字的时候,王副厅长就睁大了眼睛,他不相信地又追问一句:你就是章副司令的孩子?

  章卫平浅浅地笑一笑,王副厅长就把身子移过来,对章卫平亲热了许多,还亲自拿出一支烟来递给章卫平。

  随后王副厅长说:章副司令是我的老师长呀,三一二师,那时我是副连长,回去问你爸,他肯定对我还有印象,那年大比武,基层干部中我得了个第一,还是章副司令亲手给我戴的大红花呢。

  提起往事,王副厅长的脸上漾出了红晕,一副遐想无边的样子。

  章卫平也没有料到,王娟的父亲曾是父亲的战友,在那一刻,他对王娟的情感又亲近了一层。

  王副厅长又说:小娟你这孩子,和小章谈恋爱也不说一声,你看看这事闹的,你们俩要是成了,这是亲上加亲呢。好哇,好,你们慢慢聊,我去陪你妈去。

  王副厅长也隐退了,客厅里只剩下了章卫平和王娟。两人一时无话可说,章卫平恍然地觉得眼前这一切是那么的似曾相识。他猛然想起来了,在李亚玲家,李亚玲的父亲那个老支书,他们坐在火炕上,窗外是飘着的雪花。李支书和他一边喝酒,一边聊家常,那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好老人,不知他此时在干什么?

  又坐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说:我走了。

  王娟看了他一眼,随在他的身后一直送到楼下,他立住脚,冲她说:你回吧。

  她说:我家你也知道了,欢迎你常来。

  他笑了笑,便向夜中走去,他走了一段,回过身的时候,看见王娟还立在门口向他挥手。

  章卫平别无选择地和王娟恋爱了,接下来的一切就很正常了,两人约会看电影,逛公园。后来,王娟也去了章卫平家里,提起王娟的父亲,章副司令还是记得的。章副司令是这么评价王娟父亲的:那个小鬼能吃苦,他聪明,就是离开部队太早了。要是他仍在部队干,说不定也当上师长了。

  关于王副厅长转业,还有一段小插曲,应该说是为了爱情才离开部队的。当年部队支左,王娟的父亲作为部队的军代表进驻到了医院,那时王娟的母亲刚从护校毕业,二十出头,水灵灵的。王娟父亲第一眼看见这个小护士,就被吸引住了。在这之前,王娟的父亲在农村老家是订过婚的,如果没有支左这段经历,说不定命运就会是另外一种样子了。可偏偏这时小护士像一头小鹿似的一下子撞进了王副厅长的胸怀,他无法忘记她。不长时间两人就坠入了爱河。农村的未婚妻发现了,哭着喊着来到了部队,要死要活的。部队领导就找王娟的父亲谈话,谈话的宗旨是:要前途还是要爱情。经过一段时间痛苦的抉择,王娟父亲还是选择了爱情。他转业了,那一年他二十八岁,是个风华正茂的部队连长。于是接下来就有了王娟,阴差阳错的,王娟又和章卫平相恋了。

  当章卫平知道这一段小插曲时,心里就多了许多的感慨,当年那个美丽的小护士已经不存在了,王娟的母亲被病魔折磨得只剩下一个人形了。章卫平后来才知道,王娟的母亲已经得病好几年了,先是妇科病,后来胃又检查出了毛病,三天两头地住院,班都不能上了,人被疾病折磨得已经不成样子了。

  有一天,王娟的母亲在病床前,一手拉着章卫平,一手拉着王娟的手说:孩子,差不多你们就结婚吧,趁我还有这口气,你们把婚结了,也算让我高兴一回。

  章卫平发现王娟母亲的手很凉,王娟在暗自垂泪。王娟母亲把一双毫无光泽的目光定在他的脸上,这时的章卫平还能说什么呢。他避开王娟母亲的目光,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们就为结婚忙碌起来。

  两人为结婚后住在谁家曾有过如下的议论。

  王娟说:咱们结婚后就住我家吧,我母亲身体不好,她需要照顾。

  章卫平说:照顾你母亲我没意见,但我不习惯。

  章卫平也不想住在自己家里,那样的话,他感受不到自由。于是,他就给建委的领导打了个报告,申请要房子结婚,没想到,建委机关刚盖了一批宿舍楼,有许多人都可以搬进新居,腾出了一些旧房子,章卫平就分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旧房子,找人粉刷了一下儿,又买了一些东西,王娟和章卫平就真的准备结婚了。

  在筹备结婚的过程中,章卫平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竟一点儿也不激动, 仿佛已经结过若干次婚了,对结婚一点也不冲动,甚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神往,似乎是为了完成一次任务。

  当忙完婚前的筹备时,他冷静下来,这时,他想到了李亚玲。这么多天的黑暗终于见到了黎明,当年李亚玲结婚时,她没有通知他,他要结婚了,一定要把这一消息告诉她。

  结婚的头一天傍晚,也就是下班的时候,章卫平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门口,以前在这里他曾无数次地暗中目送过李亚玲上班下班,他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身影匆匆在人流中走过。今天,他是来给她送请柬的,希望她能够参加他明天的婚礼。

  终于,他看到了她的身影,她低着头匆匆地走着,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高兴。他看到她那一瞬,心脏陡然加剧地跳了起来,在这之前,他曾在心里对自己说:今天是给她送请柬的,明天我就要和王娟结婚了。当时他这么劝慰着自己,心里是平静的。可她一出现在他的眼前,不知为什么,他既紧张又激动。她在他的视线里都走出挺远了,他才喊道:李亚玲。

  他一连喊了三声,她才听到,停下脚步,寻着声音望过来,发现了人丛中的章卫平。他向她走过去。

  是你?她有些惊愕,但还是这么问。

  这是两人那次在校园里分手后,第一次正式见面。那天在校园里,他的形象已深深地烙在了她的脑海中。

  关于他的消息,是父亲来信告诉她的,父亲在信中说:章卫平回城了……仅此而已,父亲一直为她没能嫁给章卫平而耿耿于怀,为此,父亲很少给她来信,她结婚的时候,父亲都没有来看一看。

  章卫平在她的生活中已经淡淡地远去了,偶尔梳理自己心绪的时候,章卫平会从很深的地方冒出来。当然是和她的前途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如果当初没有章卫平,就不会有她现实中的城市生活。从内心里,她感激章卫平。有时她也想过,如果自己不和张颂结婚,而和章卫平结合又会是什么样呢?她不敢想,也没法想。她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她只想她身边能够摸得着、看得见的。

  此时此地,她看见了章卫平,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说:是你?

  他说:明天我要结婚了,这是请柬,希望你能够参加。

  她说:你、你结婚?

  在她的印象里,章卫平早就结婚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现在才结婚,她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他还想说点儿什么,见她并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她只把那个装有请柬的信封放在挎包里,又用手拢了拢头发,他对她这个动作太熟悉了,以前,两人要分手时,她也是这么习惯地拢一拢头发。

  她最后说:我知道了,要是有时间,我一定去。

  说完,她低着头匆匆就走了。

  第二天婚礼时,他在来客中一直没有看到李亚玲的身影。一直到婚礼结束,那一刻,他在心里说:我章卫平结婚了,结婚了。

  然后他把手臂递给站在一旁的王娟,王娟挽着他的手臂,站在门口与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告别。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人便说

关键词: 石钟山文集

上一篇:也打发人上齐国去散布谣言
下一篇:没有了